句点人生

Tybalt(Tom Ross)總受。
不吃Tybalt受以外的cp^^

[NTTR]天平的兩端_01

♂RPS!!!Nicolas Turconi/Tom Ross,不逆,無法接受者請離開。
♂這只是個平行世界,在這個世界裡,Tom沒有結婚,無法接受者請離開。
♂尼摳情感障礙設定,無法接受者請離開。

*

人的一生就如同天平。
我們遊走於正常與不正常之間,顫顫巍巍地,嘗試保持平衡。

他的天平從小就已經傾斜了。

Nicolas生下來就與正常人不大一樣。

醫院裡,睡在隔壁床的嬰孩哇哇啼哭,唯有他,瞪著一雙湛藍的大眼,眼裡卻什麼也沒有,只倒映出了天花板的死白。當他五歲時,家裡養的貓被車撞死了,他看著姐姐哭成淚人兒,自己像尊木偶一樣呆站在旁,湛藍深處是一片空虛。
Nicolas與一般孩童的不一樣引起了雙親的注意,母親急忙帶他去醫院檢查,醫生拿著檢驗報告說你兒子有情感障礙,他無法感受到情感,像是開心痛苦憤怒悲傷通通都無法。
母親越聽眉頭皺得越深,幾乎都要擰在一起了,她捏緊了Nicolas的手,用力到指節都發白了,Nicolas不解地望向母親,他讀不懂母親臉上的表情,於是他又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鞋帶瞧。
見母親臉色凝重,醫生連忙補上一句:其實情感障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以倚靠後天學習來理解何謂感情,家長們的扶持也是相當重要的。

回家後,母親對他說,即使你無法理解我們為何哭為何笑,你還是必須學習,就算是演的,也得在適當的場合表現出適當的情緒。
他聽從母親的指示,別人天生就會的,他得靠後天學習。考試考砸了,應該悲傷、朋友生日,應該展露笑容,由衷為他慶賀、被人踩了一腳,可以生氣,但不能報復。
他謹記著母親的教誨,在成長的路上跌跌撞撞,即使是假象也罷,他得盡力讓天平維持在最完美的平衡。

成年後,他進了演藝學校,再幾年,他成了專業演員,這或許是最適合的工作,畢竟他從小就開始學習演戲了。
他在舞台上變換著情緒肢體動作,在適當的時刻呈現適當的情緒,但他內心深處仍然抱有莫大疑問。
為什麼老長者被綁走時貓群會擔憂?為什麼壞蛋貓現身時貓群會驚恐?那隻小花貓瞥見壞蛋貓時眼裡盛滿的複雜情緒也是他始終無法理解的。

舞台表演對Nicolas而言不過是用以餬口的工作,他機械性地重複舞蹈、台詞,直至演出結束,日復一日。
他到底是個專業演員,從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
比較令他困擾的就是演員個人訪談,記者常會問他喜歡哪首歌,想演哪些角色,他對一切都沒有感情,又怎麼會知道呢,他每次都只能支吾其詞含糊帶過。

Nicolas曾以為自己會這樣過一輩子,過著無趣,平淡如水卻看似正常的人生。
直到他遇見了Tom Ross。

Nicolas首次體驗到了淡漠以外的情感。
他冷若冰霜的心像是突然被倒入一瓶伏特加,熱熱辣辣的,熱酒融去了積雪,他死去多年的心逐漸開始恢復跳動,然後越發激烈地搗鼓著,他不得不死死摀住自己的胸口來抑制劇烈的心跳,他顫顫地抬頭,對上Tom溫柔的眼。
他覺得自己好像醉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很燙。

他好像有點能明白這份感情是什麼了。
他想要Tom,他想要Tom只屬於自己。

Nicolas的天平再度開始傾斜了,且角度傾得比過去還要厲害。


TBC.
ㄣ尼摳的個人訪談真的挺。
想寫寫看走偏的尼摳。

[Damien Sargue/Tom Ross]勾引

Damien Sargue/Tom Ross!!!!!

RPS!!!!!!!!!!!!!!

不算是車的車?

七夕小短文,雖然已經過了。

恩我承認我只是想寫DSTR打炮。


[曬]
對,我就是來曬的。
我的RJ復排版DVD終於來了!!!!!
糾結了好幾年終於買下來了嗚嗚嗚……

[RJ/ALL Tybalt/ABO]無題_3

整章都是肉所以走連結。

本章有肉體上的Mercutio/Tybalt和Romeo/Tybalt,雷者請自行避。

AO3

然後我是新手駕駛

所以請不要太高估車的品質><

[Mercutio/Tybalt←Mercutio]無題01

01Mercutio/10Tybalt←10Mercutio
01莫&10莫兄弟設定
(01)哥哥茂丘西奧是詩賣不出去的憂鬱型藝術家
(10)弟弟莫枯修是成天搞事四處闖禍的小瘋子
既然都有了大小表哥,那不如也來對大小Mercutio。

*

維洛納城裡,最惱人的就屬親王家的莫枯修了,他從沒有消停的一天,整天就想著挑事端,引紛爭,闖了禍也都丟給他哥擦屁股。
與莫枯修相比,大的那個,茂丘西奧稍微乖巧了點,沒他弟弟那麼瘋,平時的消遣就是寫詩素描畫油畫,活脫脫一個藝術家,但別看他這樣,他身上到底還是流著艾斯卡路斯的血,比起莫枯修也不見得正經到哪兒去,不是他在自誇,幾乎全維洛納的好姑娘都被他睡過了。
光艾斯卡路斯這對兄弟就足夠在維洛納掀起一陣風暴了,若蒙特鳩的小兄弟們跟著湊一塊,唉,只能說是災難啊!

年紀小的除了四處鬧事玩女人,最喜歡的就是找卡普萊特家的麻煩,特別是鐵豹的。每次他們撞上了總會激起一陣唇槍舌劍,而蒙特鳩那兩位也不勸阻,跟著在一旁煽風點火,心情差一點時,他們甚至都直接動手了,不打個你死我活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不過如果大的也在場,他們之間的紛爭就會被擅長說漂亮話的藝術家技巧性地化解了。
也不是說茂丘西奧說服人的技巧多麼高明,而是鐵豹在碰上他以後往往都沒了底氣,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莫枯修的雞掰。

一樁本該見血的紛爭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原本是該普天同慶,好好慶賀一番的,但這下輪到咱們莫枯修不開心了,莫枯修不滿為何他哥總來壞他好事,明明他正與他的貓王子打得火熱呢。

四人之中,鐵豹親近的唯有茂丘西奧,而這自然引起莫枯修極大的不滿。畢竟他都已經花費了那麼多心思,不斷地辱罵挑釁對方,就為引起對方注意,進而增進兩人的感情,相反的茂丘西奧什麼也沒付出,卻跟貓王子要好得如同親生兄弟,對此,他無法接受!

莫枯修也是個直來直往的男人,晚飯後,他直接堵住他哥房門,逼茂丘西奧回答他的問題才准進房。
「茂丘西奧,你跟紅家的貓王子究竟是什麼關係!」
「跟你沒關係。」茂丘西奧隨口敷衍了他,推開莫枯修就想回房,莫枯修卻反抓住他的手臂不讓他走。
「說清楚,不然別想逃跑,除非你想當個懦夫!」
茂丘西奧被這句懦夫氣得龜覽趴火,但好脾氣如他還是壓下了心頭怒火,好聲好氣地對莫枯修說:「總之你別管這麼多,大人的事小孩不會懂的。」他硬是抽回了手,把莫枯修掃到一邊,轉身將門關上,留下一臉莫名的莫枯修。

明明他們也才差三歲而已,怎麼就說他是小孩呢。

莫枯修不滿地瞪視著哥哥緊閉的房門,同時在心底暗暗地發誓,總有一天、一定會把貓王子從他哥手裡奪回來!



TBC.

大概就是弟弟搶大嫂的故事。

[JETR/RPS]小秘密

內有黑化JE,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冒犯到你的偶像,你還有另一個選擇:關掉網頁。

John Eyzen/Tom Ross→Cyril Niccolai

有燙煙頭play,不喜勿入。


*

John一手撐著牆面,將Tom隔在自己與牆之間,手上的菸依然徐徐燃燒著。

「我說你啊,三番兩次地在我眼前耍那些小花招……是怎樣?」

「我沒有。」Tom嘟嚷著撇開頭,不願直視對方那雙金棕色的眼。

「騙誰。」John傾下身,貼近他的耳邊,「你似乎、很希望我說出去嘛。」溫熱的氣息打在他的耳上,薰紅了他的耳尖。

「你敢!」因為自己把柄落在對方手裡,Tom過去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隱忍他的過分舉動,可對方總嫌玩弄不夠多似的,一次比一次還超過。這次甚至還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壓制他,如果被誤會了,誰要來負起責任?特別是被Cyril……

頓時Tom火氣也上來了,他眼中滿是狠戾,連語調也為之上揚,只差沒給John一拳了。但John很清楚,那不過是Tom虛張聲勢的偽裝。

「我剛剛在轉角處那裡看到Cyril。」聞言,Tom瞬間僵直了身子,見他反應激動,John唇角微微上揚,再度補了一刀。「你動靜太大的話,難保他不會被你吸引過來,然後看到我們……」

「你到底想怎樣。」
「我嘛……」John突然看向了自己的左手,他左手上的煙剛點著不久,正升著裊裊白煙,他又笑開了,露出了一口好看的白牙。

「來玩個遊戲吧。我用我的煙頭燙你,如果你忍住不發出任何慘叫,或是呻吟,我就忘掉你的小秘密,再也不會纏著你。但如果你發出聲音,包含喘息,我就告訴Cyril,你對他……」
「你他媽有病是吧?」

「我會這樣…還不都是你害的。」
Tom還來不及消化這句話,John就已經拉開他的衣領,手上的煙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燙上他的後肩。
「……」
高溫的煙頭觸及肌膚的那刻Tom差點叫出聲,他連忙咬僅下唇,忍受即將溢出嘴邊的呻吟。
好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閒置,那溫度已不如剛點火時那般高,要他稍微忍一下還是可以的。。
煙頭把Tom的肩頭灼燒成誘人的嫩紅,John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肩,眼底深處的情感暗潮洶湧,Tom覺得他從來都不能理解John的想法,特別是現在。

John並沒有停在上面很久,大概才過了十幾秒他的手就離開了Tom的後肩。被熨燙過的肌上冒出絲絲白煙,Tom倒抽一口氣,對於自己剛才的不反抗感到有些莫名。
John憐惜地對那塊紅透的肌膚呼了呼氣,然後伸出舌輕舔了一下,下一秒立刻被Tom推離。
Tom雖然怒瞪著他,眼眶卻泛紅得像是要滴出了淚,惹人憐惜。

John覺得自己好像有些硬了。

「你可真能忍,是為了Cyril?」

「滿足了嗎,你這瘋子!我他媽也是有病,還陪你玩這齣鬧劇。」
他朝John豎起中指,剛轉身想閃人卻一頭撞進了一個堅實的懷抱。撲鼻而來的薰衣草香讓Tom有了不好預感,他像是被人為操控的木偶一樣,僵硬地抬起頭。



END. or TBC.

為什麼會寫出這種JE呢?

這麼說好了,我過去一直覺得JE就是個隨處可見的,普通開朗俊美的大男孩,直到我看見他吸煙。

他吸煙時,整個人都散發著陰沉的氣場。讓我不禁猜測,或許JE表面上看似活潑開朗,其實內心深處卻是陰暗變態的,於是就有了這麼一篇:JE喜歡TR多年,但TR卻傾心於CN,JE嫉妒心爆棚之後暴走的故事。

然後TRCN超爆幹要好的,making也都是他倆湊一起,至於JETR,很少看見他們在舞台上以外的場所互動。

可能會有人覺得OOC過度吧,我自己也這摸覺得,但這就是我心中的JE,嘻嘻。

對我承認我只是想要看JE拿煙燙TR。
然後梗是來自某位JE飯,抱歉ㄚ直接拿你的梗來寫><

[RJ/ALL Tybalt/ABO]無題_2

有敏感詞所以走連結
AO3

[RJ][Paris/Tybalt]無題_01

♂自行帶入01鐵或是11鐵都可以,總之不是尼可拉斯鐵
♂Paris/Tybalt,不逆
♂情節大大地更改,沒有羅茱相愛情節,無法接受者請離開

*

雖然向Capulet家提出了婚約,但Paris其實對婚約對象—Juilette不怎麼感興趣,他承認,那正值二八年華的少女的確像隻媚人的蝴蝶,一顰一笑都吸引著男人的目光,將活潑甜美的她關入名為婚姻的牢籠是全天下男人的夢想。
然而Paris並不包含在內,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經有人悄悄地住進他的心裡了,直到現在,他的心再也容不下第二人。
Paris心念的人兒只有一個,Capulet的未來當家,Tybalt。
可是Tybalt卻從未正眼瞧過他,或許連他是什麼人也沒有印象,正如同Paris只注視著Tybalt,Tybalt同樣也只注視著Juliette。

Paris無法忍受,他熱切地想佔有Tybalt。他想將那頭狂暴的小貓緊緊摟入懷中,向眾人宣告這是只屬於他的所有物,特別是對親王家的小子。

Paris想到了一個方法。既可以阻斷Tybalt扭曲的戀愛,也能一輩子待在Tybalt身邊。

向Juliette提親。

這是個聰明的方法,卻也是最糟糕的方法。
Tybalt是注意到他了,但卻怨恨著他。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那一晚,他對Capulet先生提出婚約時,Tybalt那怨毒的眼神,若眼神可以殺人,他或許早就去見上帝了。
Tybalt緊緊攥著腰間的刀,似乎下一秒就要拔刀給他來個痛快。

Paris也只能苦笑。

無妨,只要能名正言順待在你的身邊,就算被你怨恨我也甘之如飴。

*

喜宴當天,Tybalt並沒有到場。
看似微不足道,其影響力對Capulet家來說非同小可,Tybalt身為Capulet未來的當家,卻藉口缺席,這是不給Paris面子,也是無視Capulet家主的權威。Capulet先生尷尬地搓著手,不停給Paris賠不是。
據Capulet先生說,Tybalt身體不適,所以無法出席。

Paris擺擺手,笑著表示沒關係。

他們未來還會有很多時間見面的。



TBC.
叫我冷cp霸主

[RJ/ALL Tybalt/ABO]無題_1

♂還沒想到標題所以先寫無題
♂這裡的Tybalt是由Tom Ross所飾演的我堅持
♂CP主要是Mercutio/Tybalt,Benvolio/Tybalt,以及肉體上的Romeo/Tybalt
♂OOC喔!ABO喔!很雷喔!

*

Montegiu家的兩位少爺都是Alpha,這是維洛納鐵錚錚的事實,噢,沒有錯,親王家的渾小子也是。
然而Capulet的未來當家卻是Omega,這對重視血統的Capulet家來說是莫大的醜聞。他們對外隱藏了Tybalt的真實性別,把他包裝成驍勇善戰的Alpha,維洛納鮮少有人知悉真相,除去Capulet現任家主,這事兒連Lady Capulet也不曉得。

然而越是想隱瞞的秘密就越容易暴露。

某天夜深,Tybalt獨自一人來到小酒館買醉,他最近為了學習繼承人的課程忙得昏天地暗,連發情期的週期都來不及計算,而發情期就趁他埋首於酒杯時悄悄來到,可他出來得臨時,又怎麼會記得攜帶抑制劑呢?
Tybalt放下酒杯,扔了幾枚錢就匆忙出了酒館,還沒來得及離開酒館幾步,身體突然湧上一股熱潮,他只能喘著氣,暫時扶著牆等待熱潮退去,現在的Tybalt就像是一隻待宰的小羔羊,如此脆弱,如此誘人。

Tybalt還沒想好下一步該怎麼做,就被不遠處傳來的一陣聲響打斷了思緒。來者三人,伴隨著惱人的歡呼聲與不成調的歌唱,那熟悉的聲音,用中指想都知道一定是Montegiu家的白癡們。

可不能讓他們見到自己這副模樣,Tybalt咬牙,氣喘吁吁地繞進去酒館旁疊滿橡木桶的小巷子,他蹲下身子,一方面舒緩自己的不適,另一方面希望能藉由堆疊的橡木桶來遮掩自己的身形,然而Tybalt忘記了,他現在可是處於發情期啊,他散發出的香味方圓幾里都聞得到,更別提盡在咫尺的Mercutio他們。

「兄弟,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甜甜的味兒?」
「有啊,干邑白蘭地味的?」空氣中傳來一陣又一陣類似萊姆葡萄的甜味,光是聞起來都心曠神怡,Romeo忍不住又多吸了幾口。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兒是咱們維洛納最著名的酒館哪,有什麼酒是聞不到的。」Benvolio倒是沒想太多,雖然他也挺中意干邑白蘭地,但他現在只想來杯上好的紅葡萄酒。

「總覺得不太一樣吶……」
循著味,Mercutio發現香味的來源並不是酒館,而是酒館旁的暗巷,他走進暗巷,越是深入巷內那味道就越強,干邑的甜味不斷刺激他的Alpha感官,他不禁懷疑前方的橡木桶堆中是否藏了個甜美的Omega,正等待他去挖掘。
而Mercutio的懷疑也立刻得到了證實,但他沒能料想到的,是那甜美Omega的身份。

Tybalt癱軟地縮成一團,似乎快失了意識,而他身上正散發著讓Alpha為之瘋狂的干邑香味。

「這回……咱們可撿到寶了。」
Mercutio揚起一抹燦爛的微笑,對身後前來一探究竟的兩位Alpha說道。

 

TBC.

有肉喔但4要到等hen9hen9以後嘻嘻嘻
然後干邑味聞起來真的很像蘭姆葡萄冰淇淋科科科科

© 句点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